江白不吃鱼

小短腿哒哒哒

吃鸡直播/灿白/打电话

给小姐妹蹭!


搖呼啦圈:

  休息的时候,边伯贤拿起手机看消息。

  刚划开锁屏,就收到了朴灿烈发来的消息。“啊我从五点多睡到现在。”“我爱你。”边伯贤压抑不住自己疯狂上扬的嘴角。他憋着笑回道:“哦。”朴灿烈那边回复道:“我刚睡醒呢...你在干嘛。”边伯贤看了眼身边忙着吃零食的忙内,回道:“跟世勋儿在一块。”这回朴灿烈那边回了个“哦”。

  边伯贤乐不可支。哎一古我们这么可爱的灿咧儿只有在他刚刚睡醒的时候才能看到了。吴世勋斜眼看着边伯贤憋着笑还满脸春色地发消息,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。

  “现在不还是上班时间吗!上班谈恋爱要死了!!”吴世勋在心中怒吼了一万遍,碍于还在直播没喊出口,委委屈屈地转了个身继续拆零食吃。眼不见为净,眼不见为净。

  边伯贤问朴灿烈怎么不直接睡到明天早上,朴灿烈立马回了一句道:“感应到你划开锁屏看手机了,我就醒啦。”

  ……!边伯贤感觉自己明明已经是26岁中年油腻男了硬生生被朴灿烈的甜心技能满格攻击成了16岁和男朋友偷偷摸摸谈恋爱的少女一样。他平复了一下心情,一手打字一手搭在脸颊边,回道:“啊你这个深得本王心意的小妖精。”朴灿烈收到消息后眯眼笑了笑,感觉喉咙有些干。

  弹幕中不明真相的爱丽飘过一句:“一只手搭在脸颊边半咬手指的欧巴太像我未来男朋友了叭!用这样含着笑的表情给我发消息!!T^T。”吴世勋冷笑一声,心道欧巴在跟他男朋友发消息呢呵呵,这个爱丽可以考虑考虑我这个单身贵族二百五..真·邪魅一笑.jpg

  边伯贤此时的世界充满了粉色泡泡。他想着直播能不能有个给成员打电话的环节,手已不受控制地敲下一句“我们通个电话吧。”

  朴灿烈回了个“好”。边伯贤立马装出了一副闲的没事儿干吃饱了撑的的模样,将手放下搭在椅子两边,又一手拿起手机,另一只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。“哎我们跟成员通个电话吧。呃..爱丽们也很想听听成员的声音吧。”吴世勋立刻使坏道:“可是粉丝们可能不想听到他们的声音呢。”边伯贤不理他,仿佛没听到这句话。“给灿烈打吧...”边伯贤好似漫不经心地说出了这句话。

  吴世勋:“……”

  边伯贤装得一副好像是真的的样子说:“噢我这个手机没有灿烈的号码诶...他经常换号码。世勋啊你有吗?”吴世勋懒得理他——没号码?两个有彼此专属只有对方才能打的电话号码的人,你跟我说你没号码?!!!请你们感受一下来自吴大单身冰山冷酷贵族溢出屏幕的怨气好吗??!

  “没有。”抱着vivi我不哭泣。

  边伯贤继续装成一副惊讶的样子说道:“噢我这个手机有灿烈号码呢..”吴世勋看破红尘了。

  “喂灿烈啊。”边伯贤心里还是透出了一丝丝紧张,马上补了一句,“我在跟世勋做吃鸡直播呢。”

  朴灿烈才反应过来给自家宝贝耍了,不禁笑道:“啊..这样啊。”边伯贤听着朴灿烈低沉的笑声,心里像有小猫在挠一样。边伯贤结结巴巴地道:“那个..灿烈啊你给爱丽们说几句话吧。一句话就行了拜托啦。”朴灿烈赶紧从对边伯贤突然如潮涌的思念抽身出来说:“啊爱丽们好!我是灿烈。”接着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话。边伯贤听着朴灿烈的声音已经放弃了表情管理,笑的吴世勋没眼看。边伯贤撑着一脸痴汉笑接完了整通电话,才接着和吴世勋打游戏。

  结束直播后,边伯贤收拾好东西跟吴世勋打了声招呼就匆忙回了宿舍。吴世勋看着他边哥像旋风一样的背影,委屈地抹抹泪,给成员打了个电话约他们出来吃烤肉。灿白会会长不好当啊不好当。把宿舍清空了剩他俩什么的...大哥这个副会长什么都不会干,哼。

  边伯贤打开宿舍门,在一片漆黑中往朴灿烈房间——那唯一一抹温暖的光亮走去。打开门,看见朴灿烈正靠在床头看书。听他开门进来,抬头一瞅,露出了比灯光还温暖的笑容。

  “回来啦。”

  边伯贤好像一个风雪夜里疲惫归来的人,朴灿烈是房子里的温暖源。看到朴灿烈,听到他声音的那刻,身上带来的千里迢迢的风雪都消融了。

  边伯贤走上前,走到朴灿烈面前。“是啊,我回来啦。”虽然只是分别了不到三日,这个让他思念的人却好像让他牵挂了三个世纪。朴灿烈把书随手一搁,将边伯贤搂进怀里。边伯贤身上冰冰凉凉的,有外边夜风的味道。直接趴在朴灿烈的身上,搂住那人的脖颈。朴灿烈亲了亲他的发顶,轻轻地说:“我爱你。”

  晚安。



你好哇,姑娘。

@搖呼啦圈 我很喜欢的人

从此不再害怕明天升起的太阳,枯萎的玫瑰,干涸的溪流,油烟渐多的厨房。

是突然想到的句子
忘了出处
夜里会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早起背疼。

///
是给你的情书/
:战后的隧道里